<button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button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button id="8HhMUb"><dfn id="8HhMUb"></dfn></button>

<p id="8HhMUb"></p>

<p id="8HhMUb"></p>

<p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button id="8HhMUb"></button>

<p id="8HhMUb"><dfn id="8HhMUb"></dfn></p>

<strike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p id="8HhMUb"></p>

<button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strike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<option id="8HhMUb"><xmp id="8HhMUb">

<p id="8HhMUb"></p>

原创

第539章 高兴得像个孩子-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身份-笔趣阁

顾长卿回到定安侯府。他在床边坐下。他的脖子上、肩膀上、甚至手背、手腕上全是触目惊心的抓痕,有些地方还渗出了血珠,血珠干涸,与衣衫黏在了一起,剥下来时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。小厮抱着刚从晾衣绳上收下来的衣裳入内,一眼就看见了顾长卿满脖子的抓痕,他吓得一怔,问道,“哪个小蹄子干的!”小厮讪讪道:“小的也不知道您回了呀!小的方才还在这儿整里屋子呢,就出去收了个衣裳,谁曾想世子就回了……话说回来,世子您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???哪个姑娘弄的?是府外的还是咱们府上的?”“不干你的事?!惫顺で涞卣酒鹕砝?,将腰间的佩剑挂在架子上。“为何是女人?”顾长卿忽然开口。顾长卿眸光动了动:“不许胡说?!?br/>顾长卿站在剑架前,身上被抓挠的地方隐隐作痛,有别于剑伤刀伤那种犀利而直接的痛,这种痛很奇怪,也很陌生。小厮眼神闪了闪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可是世子,你怎么突然想通了?”小厮讪讪一笑:“不瞒世子,世子这些年不近女色,院子里连个丫鬟也没有,然后也不愿意议亲,小的们……都在猜……世子是不是喜欢男人?”小厮身子抖了抖,悻悻地出去了。经过数个时辰的治疗,安郡王的伤势终于在夜里得以稳住。庄太傅来了安郡王房中,他的脸色不大好看,二人都没说话,气氛有些凝重。安郡王道:“是我,祖父问再多次也是这个答案?!?br/>他压下怒火,沉沉地说:“你今日轻薄的不是大街上随便一个小门小户的姑娘,一笔银子或是一点权势就能打发掉的。那是定安侯府的千金,就算是自幼抱错的养女,可也是上了族谱,入了族籍的,更别提老定安侯与顾长卿都深得陛下器重,这笔账你不认是不行了。你得给她一个名分?!?br/>反正都不是她,娶袁小姐还是顾小姐又有什么分别?“我家老爷说了,愿意让郡王纳顾小姐为侧妃?!?br/>老侯爷的脸色却沉了下来:“这就是你们庄家给定安侯府的交代!哼,你们是欺负定安侯府没了顾家军,没了兵权,所以就能任由你们欺辱宰割了是不是!”“那个孽女如何配得上长卿!”顾老夫人沉不住气地开了口。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眼神一闪端起茶杯喝茶。顾老夫人张了张嘴,有心说什么,被老侯爷一记冰冷的眸光打过来,瞬间噤声了。事实上心里还是不大痛快的,侧妃?凭顾瑾瑜那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也配?“老爷……”顾老夫人意识到自己方才失言害他们失了局面,这会子也不敢埋怨什么了,只是说道,“其实瑾瑜那孩子还是有心的,虽犯过不少错,可她已经改过自新了,前段日子还去了慈幼庄。有老爷与淑妃娘娘为她撑腰,我想,就算是侧妃,庄家人也不会苛待她的?!?br/>他从没想过拿自家的孩子去高攀任何人,但他有个原则——顾家的女儿宁嫁平民为妻,不入高门为妾。老侯爷去了顾瑾瑜的院子。老侯爷问她:“我且问你,若是我能将此事压下,你可愿另嫁他人?”老侯爷蹙眉叹气。况且这事儿说白了是庄家的错,他们把人欺负了,不想好好负责,反把顾家的千金逼进庵堂做姑子,道理不是这么讲的。“请问陛下何时回来?”皇宫正门口,老侯爷问向魏公公。说急也急,老侯爷担心庄太傅提前与庄太后通气,让庄太后一道懿旨册立顾瑾瑜为侧妃,那就说什么都晚了。“啊……”魏公公沉思片刻,道,“陛下的行踪奴才不便告知,若老侯爷信得过奴才,奴才愿意代老侯爷前去转达?!?br/>老侯爷拱了拱手:“有劳魏公公?!?br/>br />皇帝正在禅房内喂静太妃喝药。“我自己来?!彼?,“又不是什么大病,一点风寒而已,陛下何必赶来?”静太妃淡然地笑道:“人上了年纪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,哪儿能与年轻时一个样?陛下是一国之君,日理万机,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兴师动众?!?br/>静太妃微微一怔,显然没料到皇帝会突然提起太后。皇帝哼道:“母妃不必替她说话?!?br/>皇帝冷声道:“她若真向着我,就该把朝政大权交出来,安安稳稳地在仁寿宫颐养天年?!?br/>皇帝静静地守着她,忽然目光落在静太妃头顶的木簪上,眉心微蹙道:“母妃虽是吃斋念佛,可日子也太清苦了,连个像样的发簪也没有。不像太后,峨冠博带,珠围翠绕,极尽奢靡!”她继续喝药。蔡嬷嬷讪笑:“太妃娘娘不吃这个?!?br/>静太妃的睫羽颤了颤,一口气将药喝完,将空碗递给蔡嬷嬷拿下去,又用帕子擦了擦嘴角,一脸好笑地说道:“陛下今日总提到太后?!?br/>“嗯?!本蔡ψ趴聪蛩?。“你呀?!本蔡弈我⊥?。皇帝道:“他来做什么?”皇帝去了两刻钟才回来,神色有些凝重。皇帝对静太妃一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他叹息一声,说道:“顾潮来求圣旨,让朕为他的孙女与安郡王指婚?!?br/>两家效忠不同的阵营,不说水火不容,可结亲一事确实非双方首选。静太妃沉默半晌,道:“安郡王那孩子我也是听说过的,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来?!?br/>静太妃看了看他神色,问道:“陛下不同意这门亲事?”静太妃温声道:“陛下是担心他们两家结亲后,形势会对陛下不利?”静太妃想了想:“那,陛下是担心太后不同意?”问了就没转圜的余地了,这事儿要么不办,办就得抢占先机。皇帝犹豫一下,还是说了:“此女曾闯过祸,名声有些不好?!弊钪匾氖撬懒诵∩褚降墓?,这让皇帝受不了,皇帝便不太愿意抬举顾瑾瑜。皇帝嗯了一声:“倒是听说改过自新了,还瞒着家里去了慈幼庄,任劳任怨地照顾那里的孩子,还累得晕了过去?!?br/>皇帝仔细一想,老侯爷的确没求过自己什么,好容易开一次口,自己还给拒绝了,是有点儿不厚道。“竟有此事?”皇帝错愕地看向了静太妃。皇帝怔怔地说道:“一直未曾听母妃提过?!?br/>皇帝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?!彼了计?,道,“老侯爷的请求,朕会好生考虑的?!?br/>皇帝与静太妃说了会儿话,何公公入内催促:“陛下,该回宫了?!?br/>皇帝叹了口气,对何公公道:“让你去求的平安符呢?”静太妃看着那个仿佛散发着无尽佛气的平安符:“这是……”静太妃微微一愣。静太妃笑道:“难得你们母子俩冰释前嫌?!?br/>静太妃一脸无奈地笑了笑:“太后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陛下多虑了?!?br/>爆更在下个月的上旬,嗯,快了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shootbob.com/txt/197290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一念花落
人只要落魄了。身边的人和鬼就都出现了!
21

无论你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不好,

当时
对你的喜欢,
要让
即使在黑暗中行走,

热门推荐:

  第527章 若不能?;ず米约?九公主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-笔趣阁 第126章 你破产了-上门龙婿后传-笔趣阁 第539章 高兴得像个孩子-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身份-笔趣阁